俺娘坚强:坚强得令人心酸(一)

上有年迈的爷爷奶奶,下有两个个弟弟、两个妹妹,一个大她两岁的姐姐,十几岁时便因家贫而出嫁。九口之家全靠耕种老河套里的十几亩薄沙地维持生活,一遇旱涝之年,颗粒无收,只能吃糠咽菜,靠外出做些小买卖度过饥荒。

作者:小溪细水

俺娘坚强:坚强得令人心酸(一)

娘生活在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上有年迈的爷爷奶奶,下有两个个弟弟、两个妹妹,一个大她两岁的姐姐,十几岁时便因家贫而出嫁。娘的父亲,勤劳善良但性格内向,为人忠厚却不善交际。娘的母亲,吃苦耐劳,逆来顺受,一生谨言慎行,极尽妇道之责。九口之家全靠耕种老河套里的十几亩薄沙地维持生活,一遇旱涝之年,颗粒无收,只能吃糠咽菜,靠外出做些小买卖度过饥荒。

娘从小就坚强过人,勤奋好学。在姥娘的严格管理约束下,从八岁起便被逼着缠足,直到忍痛缠成了一双三寸金莲,姥娘方才心满意足。

从此娘就用这双被缠残的小脚,在内扛起了操持家务、砍柴做饭、推磨压碾、挑水担粮的家庭重任。在外又被姥爷当作男孩子使唤,扶犁使耙,种菜栽瓜,田间农活,无不样样拿得起,放得下,做啥啥都做得精准到位。

十八岁那年,如花似玉的娘,以其心灵手巧,聪慧能干而闻名于周围村庄。很早就被娘家同为一村的老奶奶看中,便托媒定亲给了她的孙子——我父亲。那时父亲家景贫寒,兄妹七人,皆年幼弱小,且老的多病,小的能吃,干活的少,淘气的多。老少三代拥挤在三间破草房里,几亩薄地也因爷爷外出做生意而无人耕种,收成少得可怜。娘却看中了父亲爱学习,懂礼貌的聪慧品行,于十九岁那年便遵从父母之命,嫁给了小她两岁的父亲。

自嫁进婆家后,公公外出,婆婆多病,丈夫读书,一家十几口人的生活重担便落在了娘的肩上,为了六个未成年的小姑、小叔子们健康成长,娘白天下地干活,夜间纺纱织布,清早推磨压碾,傍晚洗衣缝连,从没睡过囫囵觉,也没有片刻的歇息时间,就像一头不知疲倦的老黄牛,吃草挤奶,耕耘奉献。有时娘起五更推磨,常常边推边瞌睡;接下来烙煎饼,被一大早就等候在身边的小姑、小叔子们争抢夺食,烙一张吃一张,直到日上三竿,才能让他们吃饱。小姑、小叔子们的冬衣夏衫,都是娘一针一线,熬夜做成,当他们长大成人后,娘也还是视如己出,百倍呵护,嘘寒问暖,万般关注。

俺娘坚强:坚强得令人心酸(一)

那时的沂蒙根据地是个老解放区,早于建国前就完成了农村土改,当年的姥爷家被勉强划为下中农成份,甚至村里有一百多亩地的大户,也仅被划为富农成分,全村无有一家被划为地主成分。土改后的姥爷为了圆他发家致富的美梦,常常赶集背着筐头拾粪,卖菜带着煎饼干啃,就连一碗白开水都舍不得买来喝,拼尽全家之力,先后又置买了几亩沙地。当时的村干部去他家借根绳子用,他都跟着人家腚后,及时追回。甚至村干部用了他家一捆干草,他也斤斤计较,从不让村干部沾到一点便宜,以致惹恼了村干部,便暗中伺机给以报复。

恰逢五十年代初,在合作化改造民主革命不彻底的煮夹生饭运动中,姥爷村里分配到一个地主指标,村干部便毫不犹豫地把这顶帽子戴在了姥爷的头上。可怜的老娘,正在婆婆家当牛做马,竟意外飞来了地主分子的高帽,并被牢牢地扣在了头上。从此,娘便被打入另册,戴上了无法挣脱的精神枷锁,饱受着难言的身体折磨和精神摧残,面对着洪水般的时代潮流,娘无力抗争,只能逆来顺受,忍气吞声,以她柔弱的身躯承载着人间既重又长的不公正待遇。

随着姑姑、叔叔们渐渐长大,直到婚后第五年我的出生,娘才被爷爷、奶奶分出单过,从此娘为我们建立起一个温馨的小家。那时的父亲痴迷工作,狂爱事业,追求进步,无心顾家。娘每日拼命干活,竭力劳作,拼死拼活却难以养活一家四人,眼看着顿顿吃不饱饭的孩子,娘心如刀绞,恨不能以自己的血肉来喂养我们。为了挣工分,娘半夜下地割草;为了让我们上学,娘一夜一夜地纺线结网。白天在生产队里出工,每当歇息空间,娘就四处挖野菜,捡柴禾,待到收工时,娘的肩上总比别人多背一些东西回家。因为父亲交不起生产队的欠粮款,娘日夜为全家的吃穿而忧心操劳,经常四处奔波借粮还债,呕心沥血地养活着我们兄妹三人。

正当娘处在人生艰难之际,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娘的地主成分始终成为父亲进步的一道屏障,也是压在他心头的一座大山。他不甘于命运的摆布,断然抛弃了夫妻恩情,终于向娘提出了离婚的要求。娘听说离婚可使丈夫进步,还有助于孩子们今后的前程,当即满口应允,并高兴地随同父亲去公社办理了离婚手续。

在我的记忆中,那天的娘,没有痛苦和悲伤,没有忧郁和不满,而是打扮得整整齐齐,义无反顾地随父亲前行,那种坚定的神态让我终生难忘。娘回来时还给我们带来许多好吃的,并为我们做了一桌好饭菜,似乎是在为她成功做完了一件大事而举行的庆贺仪式。后来娘还把那张离婚证书仔细地保管收藏,以备丈夫和孩子们随时使用。

俺娘坚强:坚强得令人心酸(一)

善良的老娘,从此便被套上了离婚不离门的道德桎梏。因为失去了父亲一家人的支持撑腰,娘越发的小心谨慎,出门总是先低下头,见人也自觉矮三分,凡事只可忍让吃亏,从不会讨价还价,任何好处便宜均与娘无缘。就连上井台挑水,娘也要推让再三,才敢出手提水。

娘就这样背负着常人难以忍受的精神道德重负,独自一人哺养着三个孩子,如同泡在苦水里的黄连一般,顽强地与命运抗争着,默默地吞咽着强加给她的一切苦难。

(本文系"小溪细水"原创,诚请转载者注明出处)

"俺娘坚强:坚强得令人心酸(一)"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