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颗粒胶的前世今生,为何有存废之争?违规长胶坏了一锅粥

尤其是日本伊藤美诚在日本及瑞典公开赛击败国乒多名主力两次夺冠,对颗粒胶的重视程度达到了近年来的一个高峰,连地表最强12人赛中都规定女队要有两名进攻型颗粒胶打法。

在两面反胶弧圈结合快攻打法大行其道的今天,颗粒胶时不时出来搅动一池春水,给反胶打法以沉重一击。

尤其是日本伊藤美诚在日本及瑞典公开赛击败国乒多名主力两次夺冠,对颗粒胶的重视程度达到了近年来的一个高峰,连地表最强12人赛中都规定女队要有两名进攻型颗粒胶打法,孙铭阳与何卓佳入选。

浅谈颗粒胶的前世今生,为何有存废之争?违规长胶坏了一锅粥

颗粒胶是指什么?胶皮一面为光滑面,一面为颗粒面,反胶是颗粒面与海绵粘合,贴胶时海绵贴在底板上,光滑面朝外。颗粒胶是颗粒面朝外,摸上去有一粒粒的小疙瘩。

颗粒胶有哪些呢?大体可分为长胶、正胶、生胶,还有一类是防弧胶。

如何区分这些胶皮?长胶是颗粒高度超过直径,种类较多,回球飘忽不定,有时不转,有时反旋转,动作与反胶相同,出来的球的旋转却和反胶相反,让人难以判断,导致心烦意乱,造成失误,最杰出的代表是大满贯邓亚萍。

浅谈颗粒胶的前世今生,为何有存废之争?违规长胶坏了一锅粥

正胶是颗粒高度等于直径,速度快,不吃旋转,适合近台快攻打法,最杰出的代表是大满贯刘国梁。

生胶是颗粒高度小于直径,回球比正胶更沉,速度也更快,用于横板反手的弹击,有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比如世界冠军王涛的反手弹击是当世一绝。

防弧胶皮表面上与反胶一样,也是光滑面朝外,但它胶皮较厚,弹性较弱,粘性也非常小,常与2.0毫米左右的软海绵配合使用,有利于消除弧圈球的强烈上旋。防弧胶的特性与长胶相似,回球的前进力极弱,即使在用力加转时,回球也常常出现不往前走的现象。

下文中为表述方便,把防弧胶也归入颗粒胶。

浅谈颗粒胶的前世今生,为何有存废之争?违规长胶坏了一锅粥

颗粒胶能否用于正规比赛呢?可以用100%肯定的口气回答,绝对可以,请看《乒乓球器材规则》中与胶皮有关的规定:

“1.4.3用来击球的拍面应用一层颗粒向外的普通颗粒胶覆盖,连同粘合剂厚度不超过2毫米;或用颗粒向内或向外的海绵胶覆盖,连同粘合剂,厚度不超过4毫米。

1.4.3.1“普通颗粒胶”是一层无泡沫的天然橡胶或合成橡胶,其颗粒必须以每平方厘米不少于10颗,不多于50颗的平均密度分布整个表面。

1.4.3.2“海绵胶”即在一层泡沫橡胶上覆盖一层普通颗粒胶,普遍颗粒胶的厚度不超过2毫米。

1.4.4覆盖物应覆盖整个拍面,但不得超过其边缘。靠近拍柄部分以及手指执握部分可不予以覆盖,也可用任何材料覆盖。

1.4.5底板、底板中的任何夹层、覆盖物以及粘合层均应为厚度均匀的一个整体。

1.4.6球拍两面不论是否有覆盖物,必须无光泽,且一面为鲜红色,另一面为黑色。拍身边缘上的包边应无光泽,不得呈白色。

1.4.7由于意外的损坏、磨损或褪色,造成拍面的整体性和颜色上的一致性出现轻微的差异。只要未明显改变拍面的性能,可以允许使用。

2.4.7球拍覆盖物不得经过任何物理的、化学的或其他处理。

3.2.1.3球拍击球拍面的覆盖物应是国际乒联现行许可的品牌和型号,并在其边缘必须附有清晰可见的商标型号及国际乒联(ITTF)的标记。”

按以上几条规则,长胶、正胶、生胶都是国际乒联认可的胶皮,但是,无ITTF标志的胶皮,或胶皮拼接,二次加工的胶皮(自制胶皮、浸油),胶片厚度超标(套胶大于4MM,单胶皮大于2MM),颗粒数少于每平方厘米10个(俗称大颗粒),

都是违规胶皮,不允许参加正规比赛。

什么是“大颗粒”?

在国际乒联规则中,是没有大小颗粒之分的,只有颗粒径高比,和密度的概念,人们常说的“大颗粒”,是对非正规胶皮,如油泡长胶,二次加工长胶,颗粒径高比不合格,每平方厘米颗粒数小于10等特制长胶的俗称。

为什么“大颗粒”违规呢?违反了哪几条?违反了1.4.3.1 及1.4.3.2 及2.4.7这三条。

因为大颗粒违规,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导致人们对颗粒胶深恶痛绝,甚至于拒绝与颗粒胶练球,拒绝与颗粒胶比赛,更有甚者,对颗粒胶选手颇有看法,说他们是投机取巧、旁门左道,说到气愤处,一声高呼:“废除颗粒胶!”

其实,颗粒胶有它的生存发展历程,在专业界和业余界还有深厚的基础,它做为一种打法,过去有,现在有,将来还会有,说废除是不现实,也是不理智的。

网球、羽毛球、乒乓球,合称“三小球”,网球拍、羽毛球拍性能都一样,不存在在球拍上做文章的事情,全靠硬实力去击败对手。为什么乒乓球拍就有这么多名堂呢?还要从乒乓球的特性说起。

乒乓球是世界上速度最快、重量最轻、旋转最强、最为精细的球类运动,一个小小的变动,就能产生巨大的影响,真正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直接与球接触的球拍胶皮,就显得非同寻常了。

乒乓球的特性,是颗粒胶存在的根源所在,如果乒乓球与网球一样重,用什么样的胶皮效果都一样。

颗粒胶将长期存在并将继续发展的原因有四点:

一是乒坛名将的榜样作用。

颗粒胶打法出了两位大满贯,一位是长胶的邓亚萍,一位是正胶的刘国梁。

颗粒胶的世界名将比比皆是,如张燮林、丁松、王涛等,仅列举现在还活跃在赛场的,就有中国队的马特、武杨、木子、胡丽梅、何卓佳、张瑞、孙铭阳、刘斐等人,日本队的伊藤美诚、佐藤瞳,韩国队的朱世赫、徐孝元,德国的菲鲁斯、瑞典的M-法尔克、希腊的吉奥尼斯,还有海外乒团的韩莹、李洁、倪夏莲等。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单单一个刘国梁,影响了千千万万的人使用正胶。

二是颗粒胶在业余界容易出成绩的激励作用。

因颗粒胶有飘、沉、怪、快等特点,让人难以适应,屡屡有业余颗粒胶击败专业选手的战例,有一大批业余选手,在打反胶时成绩平平,改颗粒胶后,成绩突飞猛进,在本地区名声大振,在成绩的激励下,打颗粒胶的人有增无减。

三是中老年朋友体力下降的较优选择。

乒乓球是一项可以从3岁打到93岁的运动,许多球友在年龄较大时,体力跟不上,两面弧圈打不起来,又不想放弃乒乓球,于是在胶皮上琢磨起来,如何又省力又能得分呢?想来想去还是改为颗粒胶。乒乓球有庞大的群众基础,假如只有十分之一的人改颗粒胶,数量也相当可观。

四是法无禁止即可为的法理依据。

乒乓球比赛规则并不禁止颗粒胶,只禁止违规的颗粒胶,不能一杆子打翻一船人,颗粒胶与反胶一样,应该受到同等看待,都是乒乓器材大家庭中的一员,和谐共处,相互促进。

哲学家罗素说,参差多态乃幸福之本源。乒乓球需要百花齐放,颗粒胶丰富了乒乓球的打法,是一道别样的风景。

乒乓网——太阳目标

"浅谈颗粒胶的前世今生,为何有存废之争?违规长胶坏了一锅粥"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