歼-7M改装亲历记——中航技前老总权威解读

从1985年至2000年,我国航空工业向国外出口的各型飞机中,以歼-7M及其改型飞机的数量最多。部长访欧,运筹帷幄1978年6月,邓小平同志在听取吕东部长关于航空工业发展问题的汇报时指出:按现在这个速度不行,飞机发展的解决途径要包括引进外国先进技术。

歼-7M改装亲历记——中航技前老总权威解读

从1985年至2000年,我国航空工业向国外出口的各型飞机中,以歼-7M及其改型飞机的数量最多。

歼-7M是在歼-7II型飞机的基础上进行改进设计的, 其设计图纸有80%是沿用歼-7II的, 还借用了歼-7III的一些设计资料, 改型专用图纸7706标准页。

机载成品沿用歼-7II的占77%, 新选成品86项,其中引进英国的电子和火力控制系统设备7项。 歼-7M的改进效果显著, 不仅使火控、导航和通讯功能明显提高, 而且增强了近距格斗能力, 增加了航程和续航时间, 增大了弹射救生的速度范围,延长了飞机和机载成品附件的使用寿命。

这是一次成功的改进设计和国际合作,同时也充满了风险与坎坷。

部长访欧,运筹帷幄

1978年6月,邓小平同志在听取吕东部长关于航空工业发展问题的汇报时指出:按现在这个速度不行,飞机发展的解决途径要包括引进外国先进技术,要引进科研手段,要多派一些人出国留学。美国的买不来,就到西欧去买,然后在引进、吃透的基础上再发展。

歼-7M改装亲历记——中航技前老总权威解读

为了落实邓小平的指示, 掌握西方发达国家有关航空工业的第一手材料,1978年11月2日至12月23日,吕东部长和段子俊、陈少中、徐昌裕副部长, 国防工办、空军、海军及航空工业的专家20多人,组成中国航空工业代表团, 访问了英国、 法国和联邦德国。

在历时52天的访问中,参观考察了32个工厂、9个研究所和4所大学, 涵盖这3个国家的主要飞机、发动机制造公司, 航空研究机构和一批机载设备制造企业。

考察内容包括生产、科研、教育、新产品开发、质量管理、航空电子、售后服务、设备更新和国际合作等方面的课题。

通过这次访问,首先是开阔了眼界,看到了发达国家航空工业的实际水平和发展趋势, 看清了自己存在的差距,更加激发了奋发进取、加快我国航空工业发展的决心。

其次,更加明确了要高度重视科学技术研究及其基础设施的建设, 要把新产品研制放在重要地位。同时,对大力发展航空电子技术, 广泛应用计算机技术,加强机载设备研制,引起了特别的重视。

歼-7M改装亲历记——中航技前老总权威解读

就是在这次访问中,部领导和专家们酝酿: 如果引进整架飞机的技术,花钱太多:而对我国的歼-7、歼-8来说, 电子和火控设备是薄弱环节, 如引进其技术, 则花钱不多, 却可以使飞机的作战性能得到改善。于是提出了引进英国的电子火控设备,改装歼-7、歼-8飞机的方案,并进行了初步的探讨。

十轮会谈,慎重决策

1979年3月,在航空工业部段子俊、陈少中副部长亲自领导下,由中国航空技术进出口公司 (简称中航技公司) 副总经理孙肇卿和成都飞机厂(成都飞机工业公司)总设计师屠基达具体负责, 有关单位参加, 组成专门队伍, 开始与英国的马可尼、史密斯、费伦蒂三家公司商谈歼-7、歼-8飞机引进电子火控系统进行改装的问题。

中英双方的重要会谈有10轮。第一轮是在1979年3月3日至19日,马可尼公司常务董事培特曼先生等12人来华,详细询问了歼-7飞机的有关情况,并提出了设想方案和下ー步打算。第二轮是在1979年4月8日至22日,重点就歼-8飞机改装问题与费伦蒂和史密斯公司会谈。

通过上述谈判, 航空工业部和电子工业部于1979年5月30日联合向国务院、中央军委提出报告,从英国引进电子火控系统改装歼-7,歼-8飞机。6月6日,王震副总理、邓小平副主席等中央领导批示 “同意”。

1979年7月4日至8月9日,陈少中副部长率领孙肇卿、屠基达等30人的代表团赴英国,分别与马可尼、史密斯、费伦蒂公司进行具体商谈,双方明确了用于改装的设备及其主要性能和装机技术要求; 初步商定引进马可尼和史密斯公司的7项电子设备改装歼-7飞机的时间表及费用。

此后,双方又进行了六轮技术与商务会谈。1980年3月27日至4月5 日在上海举办的英国设备展览会上,吕东部长、段子俊、陈少中副部长会见了英国国防大臣皮姆等人,就中国从英国引进先进设备等问题进行了高一级的商谈。

1980年6月30日,由段子俊副部长和国防工办叶正大副主任带队,空军、总参和航空、电子工业部门人员组成的代表团到英国进行第10轮会谈,正式签订了两项合同:一是马可尼公司与中航技公司合作改装歼-7飞机,马可尼提供平视显示器,雷达测距器、大气数据计算机、通讯电台、静止变流器和照相枪等6项设备和技术支援;二是史密斯公司和中航技公司签订了雷达高度表供货合同。

两个合同的7项设备,共购买124套,用于改装100架歼-7飞机。1980年7月31日,中国政府批准了上述合同。9月1日,我方向英方支付了预付款,合同正式开始执行。

改装的主要内容如下:

(1) 装马可尼公司的平视显示器, 用以代替原光学瞄准具及导航设备,原导航仪表做为备用,可使飞行员减轻负担,提高火控精度,增加对地攻击的计算功能和对空快速射击功能, 提高飞机的对地攻击和空中格斗能力。

(2) 换装马可尼公司的数字式脉冲测距雷达,增大了作用距离,提高了测距精度, 具有频率捷变等抗千扰能力, 并有自检测功能。

(3)加装马可尼公司的大气数据计算机,具有高精度数字电路,除向平显提供多种数据外, 还向飞机的进气道调节锥提供高精度的马赫数信息。为此,恢复了使用BM-2马赫数表。

(4)换装马可尼公司的甚高频/超高频电台,具有3个可选频段,兼有调频、调幅功能,通话可加密,语音清晰,提高了通讯距离。

(5)用美国凤凰公司的两台单相静止变流器和一台三相静止变流器,使变流效率提高30%。

(6)换装戴渥公司的记录照相枪, 具有延时功能, 与平显交联, 每盒 胶卷可使用两分钟以上, 并可在空中换盒。

(7)换装史密斯公司的雷达高度表, 使测高范围扩大了1.5倍。

(8)为了与引进的以上设备相匹配, 须新研制多项与之相关的国产机载成品, 并对飞机结构做相应的改进。

风云突变,绝处逢生

歼-7改装的初衷是为了提高我国空军作战飞机的性能, 有关部门也参与了决策的全过程。但在合同签定两个月后,因国民经济的调整,减少军费,空军提出不要经改装的歼-7M飞机。

1981年1月和2月,有关领导机关两次召开会议, 讨论撤销合同的问题。航空部提出,如取消合同,需向英方赔偿损失。中国人民银行认为,合同是由人民银行作担保的,如取消,将影响银行的国际信誉。

我驻英大使从外交关系上考虑, 希望不要轻易取消合同。会议决定压缩购买设备的数量,减少金额, 由航空部与英方谈判。经航空部和中航技公司驻英总代表孙肇卿与英方交涉, 对方不同意撤消或改变合同, 否则应按规定罚款。

1981年4月1日,高层领导机关再度开会,仍然决定撤消歼-7改装合同。经再次与英方谈判。对方提出按国际惯例, 要赔偿的金额数额很大。于是,领导机关又开会,决定减少购买数量, 以避免巨大损失。

此前,国外有用户希望购买歼-7, 但需改善其性能。于是中航技公司主管出口的刘国民副总经理等人1981年4月17日至30日在国外访问时, 用户提出拟购买80-110架歼-7飞机,但要求装有较先进的电子火控设备, 使歼-7改装项目出现了转机。

1981年5月3日,领导机关开会研究,一致同意在国外有此需求的情况下,与英方所签合同不变,并把改装的飞机全部用于出口。

此后,中航技公司、成都飞机厂与用户进行了四轮会谈。由于对方提出了很多新的改装要求, 价格又压得很低, 谈判异常艰苦。

除改装7项电子设备外, 其他改装要求有:

(1)扩大弹射救生的飞行速度范围。

(2)飞机能装用法国制造的马特拉R550(魔术)格斗导弹。

(3)机翼下增加一对外挂点,可以悬挂副油箱或火箭筒或炸弹。

(4)延长飞机、发动机及机载成品的寿命。

由于对方要求交付时间很急,改装技术难度较大, 成都飞机公司提出分两步走的方案,第一步只满足一部分要求, 第二步再满足全部要求。

在价格方面, 经向部领导请示,吕东部长授权, 价格可以灵活掌握,努力把合同签下来。经过半个多月的谈判,夜以继日,精疲力竭,连久经谈判沙场的对方团长也双手抱头,直喊受不了啦!

合同草稿经过10次修改,终于在1981年6月签字生效,规定1982年10月交付第一步改装的20架歼-7B飞机,1983年10月至1984年6月交付第二步全面改装的60架歼-7M飞机。

“山重水复疑无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 出口合同的签定不仅为歼-7M飞机找到了出路,保住了与英国签定的引进合同,而且看到了歼-7改装出口的广阔前景。

第一步改装工作进展较顺利,1982年11月完成了20架歼-7B的交付任务。

背水一战,突破难关

中英双方经过一年多的努力,1982年装出两架歼-7M飞机的研制型样机。当马可尼的雷达装上飞机后,发现雷达截获来自进气道的假目标,经大量的试验和分析,成功地解决了此问题。

1982年10月开始进行全面鉴定试飞, 发现雷达截地高度大于1000米时有地杂波,经多次改进设计和试验,一直达不到规范要求。使用方对我方一再推迟交付歼-7M表示不满, 多次强烈要求罚款,并表示如果不明确交付日期, 就不予办理延长信用证的有效期, 使我方无法收款。

经与对方上层官员多次艰苦谈判,反复解释推迟原因,才勉强同意在限定时间内交付飞机可免于罚款。

此时,中航技公司和成都飞机公司都感到压力很大。陈少中副部长亲临工厂, 动员大家千方百计克服困难,提出“背水一战”,没有退路。为了突破雷达有地杂波这个难题,考虑到巴基斯坦也有购买歼-7M的意向, 当时决定请巴飞行员来华试飞歼-7M。

飞行员飞完后说:“歼-7M雷达有些地杂波是正常现象,我们飞F-16飞机时也有。”这样,我们心中就有了底, 对马可尼的要求比较现实了,对使用方也有了回复交付时间的依据了。

后来,马可尼公司在雷达上增加了地杂波抑制电路,经过飞行考核,彻底解决了问题。从1982年12月至1984年3月,歼-7M共试飞197架次,164小时。中英双方技术人员密切配合,儆了大量工作,逐一解决试飞中出现的各种问题。到1984年4月,中英双方同意改装已获成功。

为了进行实战考核,中航技公司于1984年6月至9月送两架歼-7M飞机去巴基斯坦, 请巴方飞行员进行航炮、火箭的对地攻击、炸弹的投放、空对空航炮打靶, 以及空中格斗等试飞, 并经受了高温、大过载等情况的考验, 获得巴方的好评。

巴基斯坦空军装备的歼-7MP,属于歼-7M系列的巴基斯坦版本

一位很有经验的飞行员说:“歼-7M的操纵灵活性好,火控系统改装是成功的。”巴空军司令贾马尔上将说:“歼-7M飞机性能好,易掌握,好维修,可与同类西方飞机媲美。” 试飞中也进ー步暴露了改装中的一些隐患, 如引进设备的故障率较高等, 督促马可尼公司提高产品质量。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从1984年7月至1985年5月,我方完成了交付60架歼-7M飞机的出口任务。同时, 先后邀请埃及、泰国、突尼斯、巴西等国的飞行员前来试飞歼-7M,都给予很高的评价。

成果丰硕,体会深刻

改装歼-7M, 虽然经历了艰难曲折, 从航空部领导去西欧考察开始酝酿方案, 到交付60架出口飞机,共花了6年半时间,但在引进先进技术、提高飞机作战性能、促进飞机出口等方面, 都是一项成功之举。

进人上世纪80年代以后, 我国原有的飞机明显落后, 出口难度越来越大, 歼-7M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后继无机”的矛盾。该型号及装有7项电子设备的进一步改型飞机, 成为此后10多年的主要出口机种。

到1999年止, 歼-7和歼教-7系列飞机已出口400多架, 其中歼-7M及其改型飞机接近300架。

善于抓住机遇, 果断决策, 正确处理冒风险与求稳妥的关系, 是这项工作的一个重要体会。要想有高回报, 就伴随着高风险; 要办成一件大事,不冒一点风险是不可能的。遇到风险, 要敢于“背水一战”。

改装歼-7M, 经历了两次“背水一战”的局面, 即没有后退的余地, 只能排除障碍, 勇往直前。

第一次是谈判第一个出口合同, 如果不设法满足对方的要求, 把出口合同签下来, 那么与英国签订的引进合同就没有出路。

第二次是技术攻关, 只能前进, 不能后退。在与英方签定引进改装合同时, 我方下决心一次就采购124套设备, 用于改装100架飞机, 也是冒了很大的风险。

为稳妥起见, 应先采购少量设备, 改装几架飞机, 试验鉴定成功后, 再进行成批采购和改装。这样做的缺点是周期长, 后续采购将提高价格。当时考虑为尽快满足使用需要, 就采取了冒风险的做法。

后来, 空军不买了, 就感到还是数量太多, 一再提出减少采购数量。当谈判第一个出口合同时,对方需求数量在60架以上, 时间要求急, 价格又低, 正是由于原先的采购数量大、订货早、价格偏低, 才满足了出口要求, 挽救了全局。

另一条深刻体会是, 在外贸上须使进口和出口紧密结合, 形成一盘棋, 才能把棋下活, 改装歼-7M, 如果只能供国内用户使用, 就是死棋一盘, 必将造成巨额损失。

由于开拓了出口渠道才化险为夷, 路子越走越宽。由此而启发我们: 引进国外先进技术的一个重要目的在于形成可供出口的商品。这条宝贵经验已成为航空工业发展外贸的重要指导方针。运-12飞机和K-8教练机的开发与出口, 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交付巴基斯坦空军的K-8教练机

还有, 中央的方针, 领导的决策和及时指导, 有关部门和单位的密切配合, 外贸公司和工厂的统一协调, 项目骨干队伍的相对稳定, 都是搞好这个系统工程的必要保证。

整个改装工程技术复杂, 牵涉国际合作和国内很多单位, 时间跨度很长, 由于中英双方和国内的基本骨干队伍始终保持稳定, 减少了很多矛盾,保证了工作的连续性, 也培养和锻炼了队伍。

总设计师、后来成为中国工程院院士的屠基达深有体会地说:技术人才必须经过岗位实践,实践出真知, 并在实践中培养敬业精神和为事业做出牺牲的精神, 锻炼承受挫折和失败的顽强意志, 学会善于团结大家一道工作, 共同克服各种困难, 才能取得好的成绩。 ■

声明:本文摘编自《航空档案》 2005年8月一期 文/中航技总公司原总经理, 副总经理

"歼-7M改装亲历记——中航技前老总权威解读"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