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对外第一战——白狼山之战

照例呢,我们依然先来认识交战双方的基本情况,当时的局势,只有这样才能对此次战役又一个全面而清醒的认识,虽然都是战争只是政治的延伸,但是只要战争机器一启动,便有了一套它独立运行的法则,而战争从来都不是孤立。

白狼山之战,是建安十二年(公元207年)发生的曹操为消灭乌桓势力和袁绍残余势力率军远征塞外乌桓部族的战役。

照例呢,我们依然先来认识交战双方的基本情况,当时的局势,只有这样才能对此次战役又一个全面而清醒的认识,虽然都是战争只是政治的延伸,但是只要战争机器一启动,便有了一套它独立运行的法则,而战争从来都不是孤立。

此次交战的双方就是曹操和乌桓、袁绍残余势力,首先我们就从我们的历史书上着墨不多的乌桓部落开始吧。

乌桓,中国古代北方游牧民族之一,亦称作乌丸,本文为行文方便,取乌桓之称。原属于东胡系统的古代民族。语言与鲜卑同,属东胡语言的分支,无文字,刻木为信。东胡盛时,与鲜卑同为其重要成员。秦汉之际,活动于饶乐水(今西拉木伦河)一带。东邻挹娄、夫余、高句丽等,西连匈奴,南与幽州刺史所部相接,鲜卑居北,乌桓居南。西汉高祖元年(公元前206年),东胡被匈奴冒顿单于击破,部众离散,乌桓一支逃至乌桓山(今内蒙古自治区阿鲁科尔沁旗以北,即大兴安岭山脉南端),“因以为号”。

三国对外第一战——白狼山之战


汉军出塞击败匈奴之后,乌桓开始向汉朝朝贡,汉武帝设护乌桓校尉对乌桓部落进行管理,直至东汉末年,天下大乱,群雄并起,东汉朝廷无力控制边疆少数民族,乌桓开始逐渐变得强大,通过互相征伐,在灵帝时期,出现了四位首领分别是难楼、丘力居、苏仆延、乌延。并且占据了漠南草原,至此,乌桓开始把贪婪的目光望向中原大地,因为这里到处富得流油,有无数的金银财宝和女人,在欲望的驱使下,丘力居和汉末起兵造反张纯联合起来,侵犯幽、冀等四州,丘力居也因此成为了诸郡的乌桓元帅,最后还是因为刘虞和公孙瓒的努力下,才逐渐击败了此次乌桓的进攻。后丘力居死,其从子蹋顿代领乌桓元帅,统领三郡乌桓,其时曹操击败袁绍,其子袁尚走脱,投奔一直支持袁家的乌丸首领蹋顿,望借助三郡乌桓实力光复冀州,以图中原。随着袁尚入乌桓的还有官吏百姓十几万户,可以说,凭借着三郡乌桓的实力,再加上这十几万户的官吏百姓,打败一个刚刚占据冀州,没有根基立足不稳的曹操是绰绰有余的(及绍子尚败,奔蹋顿。时,幽、冀吏人奔乌桓者十万余户,尚欲凭其兵力,复图中国)。

而另一位主角——曹操,经过数年的艰苦奋斗,特别是官渡大战之后,在建安十年,曹操得到了幽、冀、并等州,斩杀袁谭(袁绍之子),实力虽然得到迅猛增长,但是由于北方各州刚刚平定,还需时日安抚人心。

统一北方的曹操此时面对陈兵边境的乌桓部落,开始感到坐立难安,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为了能够让自己放心的出兵南方,统一天下,必须征伐乌桓,肃清自己的后院。时间进入建安十一年,虽然刚刚平定北方各州,曹操就已经开始为征伐乌桓做准备。为了解决征战的军粮运输问题,曹操让董昭修建了两条漕运:一是“平虏渠”,由今河北省饶阳县至沧州市。一是“泉州渠”,在今天津市宝坻、武清二县境。这样就解决了征伐乌桓的军粮运输问题。

三国对外第一战——白狼山之战


但是,当曹操召集将领召开军事会议,通知部下准备征伐乌桓时,底下的将领却不少提出了异议,他们认为袁尚等人已成流寇,对曹军已经无法构成威胁,以夷狄贪婪无度的秉性,必不能为袁尚所用,如若一旦深入草原征伐,恐刘备说服刘表袭击许都,一旦如此,则追悔不及。

面对将领的纷纷议论,曹操手下的著名谋士郭嘉则提出了另一番见解。他认为乌桓自恃其地处边远,朝廷难以征伐,必定不会做防御准备,如若我们出其不意,一就算孤军深入也就一战功成。况且袁氏与乌桓关系匪浅,现在河北各地百姓还对袁氏念念不忘,一旦北方未定而南征,袁氏兄弟和乌桓会为患,新安定的北方各州也将丢失。荆州牧刘表不会被刘备说服袭击许都的,他除了坐谈以外无所作为,知道自己的才能不足以驾驭刘备,并不信任,若予以重任则担心不能制住刘备,如仅予以轻任,则刘备不愿为之所用,因此,此番北征乌桓必定建功。(表,坐谈客耳,知才不足以御备,重任之则恐不能制,轻任之则备不为用。虽虚国远征,公无忧矣。)

三国对外第一战——白狼山之战


虽然只有郭嘉一人赞同北征乌桓,但是有时候真理确实只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最终,曹操下定北征乌桓的决心。建安十二年,为确保此战胜利,曹操带了一大批的能臣猛将,其中谋臣就有辅佐他平定河北的郭嘉,武将更是有张辽、徐晃、张郃、张绣、韩浩、史涣、鲜于辅、阎柔、曹纯;牵招等名将,还带来了曹操手底下最最精锐的虎豹骑交由他的族弟曹纯率领,可见曹操对于此战的重视。

此时的乌桓已经听到了曹军即将北征乌桓的消息,为了防御曹操,蹋顿把三郡乌桓全部召集起来,辽西单于楼班、右北平单于能臣抵之等都来协助蹋顿,蹋顿的实力大涨。除了在数量上占据优势外,蹋顿的士兵在质量上也是非常强大的,三郡乌桓皆是天下名骑,曹操方面只有曹纯所率领的虎豹骑能跟乌桓骑兵相抗衡。


点起兵将,遂起三军。建安十二年五月,曹操率军抵达无终城(今天津蓟县一带),兵临塞口,准备出滨海道,过碣石,进攻柳城。眼看大军就要启程进军辽西,天公却不做美,夏秋季节大雨连绵,“浅不通车马,深不载舟船”,“傍海道不通”,进军时间不得不一拖再拖,一直到了秋七月。此时的乌桓也已经有了准备,“遮守蹊要,军不得进”。这样看来似乎只有退军这一条路了。如果此时退兵,那么将前功尽弃,任由二袁养成气力,将来乌桓骑兵一定会时常骚扰幽州,那时曹操的背后就永无宁日。因此,曹操实在不愿就此放弃,恰在此时,当地名士田畴向曹操进言道:从卢龙口越白檀之险,出空虚之地,路近而便,掩其不备,蹋顿之首可不战而禽也。即让曹操率军走卢龙道,自卢龙口入,经白檀等险要之地,可出其不意,可不战而擒蹋顿。但是曹操深知此道虽然出其不意,可路途却险要异常,况且已近百年无人通过,路途陷坏断绝,而且道路狭小,有进无退,一旦被发现了,那将危险无比,甚至有可能会全军覆没。

但是曹操就是曹操,兵行险着,乌桓就更不易知晓。因此,曹操当即率领全军秘密进入卢龙道,向乌桓扑去。在进秘密军之前,为迷惑敌军,曹操假装撤兵,并且竖起了大木桩,上面写着:方今暑夏,道路不通,且俟秋冬,乃复进军。乌桓的探马看到这个木桩,还真以为曹操退兵了,立即报告了蹋顿,使乌桓放松了警惕。殊不知,曹军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向乌桓靠近。


郭嘉建议,兵贵神速,因此曹操此次下令全军轻装,快速挺进,在田畴带路下,曹操率军轻装创造了被认为其戎马生涯中最值得纪念的军事冒险之一。他们攀越徐无山,经卢龙塞退出中国边境进入滦河上谷,在这片艰难的地区进军五百余里,在平冈转而东向,穿越鲜卑的牧地,再次进入东汉边境的山脉。这时曹操军已经包抄了蹋顿的防守营寨,正沿到海的方向直线前进,即将把敌军的领地一分为二。但即使是到了平冈,离柳城还是有百余公里的距离。对于此次艰苦的行军,史书有载:引军出卢龙塞,塞外道绝不通,乃堑山堙谷五百余里,经白檀,历平冈,涉鲜卑庭,东指柳城。从记述中可以看出曹军开山填谷了五百多里,并且还路过了鲜卑的领地,一路上可以说是惊险无比。

在经历种种苦难后,八月,曹军先锋终于急行军到距离柳城不足“二百里”的白狼山附近,被乌桓侦骑发现,报与蹋顿,使得正与二袁饮酒的蹋顿大惊失色,慌忙与辽西单于楼班、右北平单于能臣抵之集结“数万骑”向西迎敌。乌桓军虽然仓皇集结,准备不足,但却是以逸待劳;曹军虽然出其不意,但是已经长时间急行军,早已疲惫不堪,是否还有一战的实力呢?扫清余孽,光复中华的曹操与以雄百蛮、夷戎华夏的蹋顿终于相遇了,这两大枭雄的对决到底会鹿死谁手呢?,

今日白狼山


两军在白狼山遭遇。这是一场遭遇战,也是一场决战,如果曹操战败,那么全部曹军势必全军覆没于辽西,因为他们没有退路。如果乌桓战败,那么他们的大本营柳城势必失守。由于曹操的主力重装步兵尚未到达,曹操部下皆言难胜,史载“左右皆惧”,纷纷说等待主力到达再战。但是在这样的氛围中,曹操帐下大将张辽,挺身而出,力陈应趁乌桓军仓皇集结,军心不定之时,发起进攻,敌军必然无法抵挡,可一战而下。曹操眼看张辽气吞山河,勇猛无畏,即下令张辽暂领麾旗,指挥全军。张辽在进攻之前,登白狼山观敌阵,看到乌桓军阵不整,阵形松散,认定如果进攻,此战乌桓必败;于是指挥先锋部队直冲乌桓中军,曹军的精锐骑兵与乌桓骑兵在白狼山下一场血战。徐晃、张郃、韩浩、史涣、鲜于辅、阎柔、曹纯等将领个个奋勇争先,身先士卒,往来冲杀。这场数万骑兵的大混战,打得天昏地暗,因为交战双方都知道自己没有退路,此战胜生,败则死无葬身之地,因此可以想象战斗的惨烈。


双方交战了一段时间,乌桓显露出了退后的迹象,乌桓军更加人心惶惶,曹军见此更加勇猛冲杀,其阵行开始崩溃,混战中,蹋顿被张辽临阵斩杀,乌桓群龙无首,三郡乌桓的主力骑兵在这场决战中开始全面崩溃,最后终于被杀得七零八落,史载“死者被野”,随后,曹操便攻下柳城,彻底征服乌桓。

【征袁尚于柳城,率与虏遇,辽劝太祖战,气甚奋,太祖壮之,自以所持麾授辽。遂击,大破之,斩单干蹋顿。】——《三国志 张辽传》


此战中,曹操大获全胜,斩蹋顿及名王以下十余人,俘虏二十余万人。曹操收乌桓精锐,之后率其征讨四方,号称“天下名骑”,边民也因此得以安居生息。

"三国对外第一战——白狼山之战"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