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有什么难当的

程先利老六临咽气的时候,攥着老七的手说,老七,我把饮料厂交给你,你一定要经营好呀!老七忧郁的目光直直地盯视着贺必,像只被狼追逐到悬崖边上的羊。

程先利

老六临咽气的时候,攥着老七的手说,老七,我把饮料厂交给你,你一定要经营好呀!

话还没说完,老六咽了气。老七嚎啕大哭,边哭边赌咒发誓地说,放心吧,六哥,我一定把饮料厂越办越好。

说说容易,真办起企业来,当了半辈子农民的老七像刘姥姥进大观园,傻了眼。销路不畅,资金匮乏。接手不到半年就到了关门大吉的程度。

老七目光黯淡神情萎顿的表情,让一厂子人都显得闷闷不乐。

曾因吃回扣被老六开除的贺必找到老七,说,你不是干老板的那块材料,干脆你当太上皇,我帮你经营一段时间咋样?

老七忧郁的目光直直地盯视着贺必,像只被狼追逐到悬崖边上的羊。他咬咬牙跺跺脚,也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了,很不情愿地把厂子交给了贺必。

贺必上任后,不知从哪儿鼓捣来一批电视上常做广告的几种饮料的包装盒,把自己生产的饮料灌进去。此后,滞销的饮料摇身一变成了全国知名品牌的饮料。

老七的雾水终于被吹开了。老七变得闷闷不乐,只是每天机械地迈动着如灌了铅般沉重的双腿迷惘地在厂里走来走去。一次,同看大门的工人聊天时,老七说,贺必这是造假,贺必这是坑人,贺必这是犯罪。工人说,你管那么多干嘛,只要他能给你挣来利润就行呗。老七发出一声冷笑,喉结如发动机突突跳动,嘴角紧抿好像要使劲钳住一种即将爆发的激情。

老七找到贺必,说,你这是发的不义之财,我要把厂子收回去。贺必说,你不能反悔,眼看着这段时间钞票像饮料一样流来了,你却堵住不让流,你这人是不是有毛病?这点小打小闹算什么,等忙过这阵子,咱还要生产茅台五粮液呢!老七脾气挺倔,急赤白脸地说,你就是生产导弹也不行,这个厂子还是我说了算。老七愣是包赔了贺必的损失后,把贺必赶出了厂门。

老七被激动的情绪控制着回了一趟乡下,收购来大批的苹果和梨,榨出原汁。他把果汁的样品抱到县城招待所正进行着的贸易洽谈会上。一位又白又胖满脸大胡子的外国人,拿着老七的果汁左瞧右看,又从包里取出一个老七没见过的机器,把果汁倒进去,机器中间的屏幕上出现了一行数字。老外举着大拇指说,好,大大地好,没有任何添加剂和杂质,真正的绿色食品。老外当即就给老七签定了一份合同,包销了所有产品。

老七的厂子红火了,他的生活也好像一夜之间增添了味精,变得鲜美而醇厚。老七常想,当个老板有什么难的,只要专注一个事,就一定能把这个事干好。

作者简介:程先利,自一九九四年开始业余创作,已在五十余家报刊发表小说、散文、报告文学五十余万字,获《人民文学》《山东文学》等期刊奖十五个。获第三届中国人口文化奖,德州市首届“精品工程奖”,德州市首届“长河文艺奖”等政府奖六个。出版小说集《无言的结局》《绝唱》《寻找》三部及长篇小说《沸腾的冰》。现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德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

"老板有什么难当的"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